二零一八年5月號.總673期.第57卷    Bookmark and 

Share   
 
專欄
猴子、熊貓和香蕉

   

  老三跟我玩一個遊戲,她給我看三張圖片,分別是猴子、熊貓和香蕉,然後問我覺得哪兩張圖片有關。我說第一個念頭是猴子跟香蕉有關,然後覺得可能是猴子和熊貓有關。 

  她說,這個遊戲來自一本十多年前出版的社會心理學著作,論到人的思維受地域影響,主要是比對亞洲人和西方人的想法。以上面提到的遊戲來說,亞洲人大多會回答猴子與香蕉有關,而西方人則多數覺得猴子和熊貓有關。 

  在三樣東西裡,為甚麼會覺得這兩樣有關係?原來我玩遊戲時的想法也很有代表性。我先想到猴子吃香蕉,所以這兩張圖片有關,然後出於理性分析,猴子跟熊貓都是動物,而香蕉是植物,所以應該是前兩者有關係。該書作者指出,亞洲人思考一般著重關係,所以會先考慮香蕉是猴子的食物,而西方人的思考通常先考慮分類,於是會認為猴子和熊貓這兩張圖片有關。 

  這個論點倒也真有趣。我沒有詳讀該書,不過覺得作者的分析跟自己接觸不同人的經驗有吻合之處;而在接受學校教育的過程中,數理學習全是西式,經常從分類入手。如果不是別人一語道破,當局者迷,也許並不察覺地域對人的思考有這些影響。 

  人容易自以為是,尤其是以自己文化的傳統去評價與自己不同的族群。明清時期,中國的士大夫批評基督教信仰的一個論點,就是有悖人情。他們提出,如果宗族之中有人死於某物,子孫必然有所避諱。耶穌死於十字架之上,而信奉基督之人居然懸掛十字架於家中、身上,實在違反情理,因此這個信仰實在不值一談云云。那個時代的人認為避諱是天經地義,當然不能理解。 

  小時候,一般民眾反對信耶穌則有另一套理由,其中很重要的一項是認為信耶穌的人不拜祖先,簡直數典忘祖,罪大惡極。到了今天,相信大部分人都會明白,懷先敬祖不一定要拜祖先。 

  聖經記載使徒保羅在雅典向愛好哲學清談的雅典人論道,他在城中等候時,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其中有一座壇說明是獻給「未識之神」。保羅就說,你們所不認識的神的確存在,只是如果祂真的是神,必然高超於天,又何用人以金、銀、木頭去為祂造像?而這位超越萬有的主,卻因為關心人,親自向人啟示自己,藉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讓人可以歸回(參使徒行傳十七16-31)。 

  當時有些雅典哲學家一聽到死人復活就搖頭咋舌,不過也有相信了的(參使徒行傳十七32-34)。後之視今亦如今之視昔,人對真理的認識畢竟受很多文化的限制。好消息是,超越文化的上帝,會以我們能明白的方法讓不同的人都能認識祂、知道祂。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