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6月號.總674期.第57卷    Bookmark and 

Share   
 
真實故事
笑語.浪漫.病患

 

  「冷月倒映妝前下,青絲盡落難簪花,久病床前梳妝怕,盻重現正茂風華。」情由心生,詩由情發,這首詩可絕非「為賦新辭強說愁」,而是我於換骨髓期間,頭髮沒了,容顏憔悴,再沒韓劇女主角般的月貌花容時所作,是上帝要我學的功課。祂不僅要我學寫詩,更要我學習幽默地面對自己的處境,我很聽祂的話,因祂總是以無比的慈愛和耐心帶領我行過多年的死蔭低谷,深信祂要我學的、要我做的,都是對我最好!是的,因著祂,面對病患,可以不一樣;我雖仍不大懂說笑話逗大家,但我很樂意分享祂為我做的一切美事。 

陷在病中的女角
  我在2007年確診患了多發性骨髓瘤,即骨髓內有癌細胞,是血癌的一種。醫生告知我若做化療會有兩年命,做辛苦無比的骨髓移植,再多三年;當時我想:醫生你才病得厲害,憑甚麼說我只有五年命?我的兄弟姊妹十分傷心,我亦很難過,不知怎麼辦?我還有九十多歲的母親要照顧。我只好每天禱告,求上帝讓我活下來。 

  2008年進行自體移植骨髓後,病況受控制。2011年復發,失去工作,接受治療花費十六萬,病情再受控制。2016年病情惡化,癌指數升至七千多(正常三百以下),每天不停流鼻血,又吐血塊,十分嚇人。3月時曾病情惡化,醫生擔心我有急性腎衰竭,要立即入院,我感到死亡近在眼前,但我想做韓劇《藍色生死戀》女主角,心感男主角仍未等到便死去實太不值!也許上帝也覺我是「絕世煩人」,沒讓我返天家,不想我煩祂吧?哈哈! 

病患中添加詩意
  2016年9月正準備再進行自體骨髓移植,可是我的血幹細胞指標遠遠未達要求,醫生告知若翌日仍未達標,我便要離院待下次機會。教會的弟兄姊妹當晚為我懇切禱告。早上護士告知我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護士問我以前讀中學時所愛的運動是否跳高?我問為甚麼?護士說我的指標由一升到七,可進行手術;但醫生先前認為沒可能,所以沒預備手術室!我呆了一呆,護士說若當天下午手術室有後備位及醫生們願意加班才可做手術,感恩的是我最後竟能進行手術!感謝上帝與我同行,一直賜恩,藉我的遭遇告知世人祂的大能,其作為不可預測! 

  後來我要接受大化療,需在隔離病房接受一個月治療,頭髮全掉了,每天嘔吐及腹瀉,吃不下飯、喝不了水,肚子十分痛,只能吊營養液維持生命。我深信上帝對我不離不棄,加上教會的弟兄姊妹不斷禱告,為自己打氣,我沒有氣餒,努力存活,要為上帝作工。病患中上帝要我學寫詩,讓我在詩中帶點浪漫、添點淒美、也就是讓我的人生加點詩意,篇首的詩就是我已不敢照鏡之時作的。 

笑語中與病共存
  上帝要我學的東西愈來愈難,現在更要我學講笑話,難度十級!話說有次到瑪麗醫院打針,踏入病房,「煞氣」濃重,看到坐著一位八十多歲的伯伯,不斷抱怨已等了逾兩小時仍要等。我決定出手化煞,剛好一位病友問姑娘,如果康復要問醫生是否甚麼也可吃?我搭訕說:「可以叫醫生拖隻老虎給你吃啊!我在換骨髓期間,要求醫生給我吃老虎,證明我胃口奇佳,老虎也能吃下,可回家休息。醫生怕我吃不到老虎,發病惡,會咬他,於是提早給我出院!」那位怨聲伯伯終發出笑聲說:「想不到你在病中還可輕鬆講笑?」我回應道:「誰說病不可笑?不可歡歡喜喜?不可輕鬆?病也可繼續美、繼續精精神神、醒醒目目、精精靈靈!」其他病友及姑娘也笑到彎腰。伯伯由充滿怨憤轉為疑惑,顛倒他數十年病即是苦的觀念。從他注視我的眼神,好像說眼前這非比尋常的女子,莫非是「神人」(神經病人入錯病房打錯針?)感謝上帝讓我成功化煞! 

  我是十分賴皮,十年來都不願返天家,總拉著上帝的衣袖說:我還未學懂活得好,是不會走的,我要作患病者的榜樣,在主的守護下,活得無比的好!或許是這份賴皮、為主作見證的心,加上上帝真的十分愛我,祈求都一一兌現。感謝上帝讓我學習在病中也要懂得好好生活的功課。我願一生跟隨祂,永不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