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7月號.總675期.第57卷    Bookmark and 

Share   
 
人生省思
自我與捨己


 
我們有罪冤不冤?
  人被生下來無法選擇,一出生就有罪,豈不是挺冤啊?到底為何我們生而有罪呢? 

  我們知道上帝就是真理(參約翰福音十四6,十七17;約翰一書五7),當亞當和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當人不以上帝為中心的時候,就是偏離真理。希伯來原文中,罪的定義主要是「偏離正道」。有人追問:上帝只處理亞當和夏娃二人可以嗎?這樣既能解決罪的問題,又不牽連他們的後代——全人類。答案是不可能,因為: 

  一是罪的代表性。亞當是人類的代表,是上帝的最高創造,本無病、無老、無悲、無死,他的失敗代表著全人類的失敗。所有人都是他的子孫,他代表人類作出選擇:離開上帝,以自己為上帝。因此,亞當每個子孫一出生就擁有一個特質:自我中心,因為每個人都是由他而出。 

  二是罪的牽連性。我們都是由罪人亞當而生,所以難逃罪性,這就是為何大衛王會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篇五十一5) 

我們受苦冤不冤?
  罪的集中表現是人人都自我中心,因為自我中心的本質就是以自己為上帝,自己作主。若認為自己最重要,就會只顧自己、滿足自己,自我利益高於他人,這叫自私,像亞當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卻把責任推給妻子夏娃一樣(參創世記三12)。 

  有了自我中心,覺得自己比他人優秀,比別人強,高人一等,就產生驕傲,反之就產生自卑和嫉妒。若嫉妒異常強烈,甚至會出現傷害,像亞當的大兒子該隱因此殺害弟弟亞伯一樣(參創世記四8)。自我中心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不一一舉例,這一切都是源自亞當舊有的性情和習慣。 

  自我就是地獄的大門,是罪惡潘多拉的盒子,是人類罪性問題的集中表現。人性所有陰暗面都可以在自我上找到答案,而這些陰暗面又會衍生罪惡,無一例外,造成各種苦難:人際關係冷淡、婚姻關係艱難、親子關係衝突、工作關係緊張等,甚至教會裡也因著人的堅持而出現紛爭和分裂。 

  愈自我的人,面對苦難就愈痛苦。因為愈自我,就會對痛苦愈敏感,不願自己受傷,也受不起傷,更不容易饒恕,從而更加痛苦。從某層面來說,人的自我程度和罪的程度大致成正比,亦與由此帶來的痛苦大致成正比。 

  人類受苦往往不因上帝的懲罰,而是因為自食惡果(罪帶來的苦果)。從這角度看,人類受苦冤不冤?或許就個人而言是冤枉的,因為會受他人的罪惡牽連;但從整體上,一點都不冤枉,因為人人都在罪惡的大染缸中彼此傷害,只是有些人受傷害多些,有些人少些罷了。 

  自我的罪何等可怕,不但帶來罪惡和苦難,亦帶來死亡。「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六23)罪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從罪來又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參羅馬書五12)。上帝用死來阻止罪惡,但死卻無法勝過罪惡。滅絕人類,重新造新人類又能怎樣?一代代死,一代代生,一代代仍活在罪中,於是主耶穌選擇為我們受死、復活,帶領我們勝過罪惡、超越死亡。 

上帝奇妙的救贖
  人既是上帝按照自己尊貴的形象所造,又蒙上帝所愛,祂怎能忍心人在罪中永死?身為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兒女?上帝更是如此,祂對我們的愛遠勝過地上父母對兒女之愛(參馬太福音七11)。以賽亞書四十九章15至16節說:「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所以上帝選擇甘心樂意將祂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為我們受盡屈辱,掛在十字架上,代我們受死,且在我們與祂為敵、為仇、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參羅馬書五8)。 

  即使人的罪藉著耶穌的寶血得以洗淨,可是慈愛的上帝既不收回人的自由意志,又不願意滅絕人類,人偏偏又自我中心,仍必活在罪中,如何解決呢?感謝主!祂的智慧無法測度(參以賽亞書四十28)。上帝先藉著聖靈將我們重生(參約翰福音三7;彼得前書一23),人只要憑信心相信主耶穌,就有聖靈與其同在(參以弗所書一13;使徒行傳二17;約翰福音十四17),聖靈不斷幫助我們遵循主耶穌捨己的命令,我們只有捨己,才能徹底對付自我中心,繼而真正徹底地斷絕罪惡的溫床。加拉太書五章24至25節說:「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我們跟隨主不是要把別人釘十字架,不是挑剔別人的毛病,我們的敵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要對付的也是自己,就是自我中心。在世上,我們是與那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參以弗所書六12),但更大的爭戰卻常常是勝過自己。若能勝過自己,才是真正的得勝,基督的能力也會在我們身上全面彰顯。捨己背十架是倚靠聖靈對付老我的過程,是不斷死去、也是不斷成聖的過程,是我們一生的功課。 

本文轉載自美國《中信》月刊第67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