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8月號.總676期.第57卷    Bookmark and 

Share   
 
真實故事
從傷痕纍纍到結果纍纍

    

  我是一名社工,曾花八年服侍夜青群體。信主前,主耶穌已播下種子,帶領我走上服侍青少年的道路。「夜青」只是社會對他們邊緣化的合理代號,但他們只是一群在家庭、感情、成就感上受挫的青少年。我也經歷過心靈破碎,萌生與他們同行的心志,確信這是天父的呼召。 

傷痕纍纍的心
  小時候一家七口,包括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哥哥、我和剛出生的弟弟,由幾十呎板間房搬到幾百呎的公屋。由我出生至十九歲的歲月,並不好過。 

  由於父母長時間在外工作,照顧我們三個「小豆釘」的重任,都交在奶奶和爺爺手上。我家非常傳統,小時候,我非常害怕奶奶,有時因我不聽話、不醒目,她二話不說就摑耳光;更多時候把惱怒媽媽的情緒發洩在我身上,責備加上侮辱,年幼的我為求自保,只好閉口無言。我在責備聲中長大,內心很自卑,覺得自己是「多餘」的,很想得到關心。 

  小學時期,經常聽著父母、祖父母叮囑,讀書能帶來好前途和光宗耀祖,又將我們與表親和堂親比較,真不是味兒。那時只知成績不濟會換來輕視和打罵,但成績優秀則得到讚美,最重要是爺爺和奶奶會對我另眼相看。我漸漸學懂要好好表現自己,才得到家人關愛,遂拼命讀書,保持三甲以內。 

  可是,父母吵架不斷升級,姻親互相對罵,我常常作了他們之間的「磨心」。我以為只要做好自己,家人就愛我,原來不然。當時我剛升讀中六,高考課程多且深,完全不能適應,成績已沒從前好。這些年我才突然發現:無論讀書或做其他事情,都是為滿足身邊人的期望,他們認為我成績好、表現好是必然的,但從未關心我的真正感受。我覺得內心很空虛,並交了男友,以為有男友疼愛可填補,分手卻引來更大的沮喪。高考那年,幾乎每晚在哭,情緒受困,後患上內分泌疾病。 

恩主觸摸我心
  高考幾乎全科不及格,打擊巨大。已有數年沒有回家的媽媽,決定帶我們離開自住。我決心自修重考,邊養病邊讀書。另一打擊又臨到:醫生證實外公患上末期肺癌,要入院療養。我負起照顧他的重責,看著外公痛苦、發脾氣,護士卻對著十九歲的我告知他將死的事實,我不明白為何不幸會愈來愈多、愈來愈困擾?看盡病房裡的生離死別,我便開始思考生命的問題:我從哪兒來,會到哪兒去?我來世界是為了甚麼?誰要我到世界?初中時曾有異端上門傳福音,他們曾講及上帝造人、永生的小本子,我好奇翻閱,這是我第一次想認識基督教。 

  不久,我順利上大學,就讀社工系,竟有半班是基督徒。他們很熱心為未信主的同學祈禱,一位很有音樂天分的同學,將自己創作的詩歌“You Are Not Alone”跟大家分享,其中數句共鳴甚深:「累壞了還要每一天奔走/想哭了 淚已沾濕了枕頭/世界不斷的轉動 我為了甚麼而走/誰又會陪著我走到最後……」這正是我想了解的問題!他把天父講得又真又活,但我不敢追問,恐怕有一堆「信主吧!」的期待教我吃不消。 

  那時跟一位同班同學拍拖,但彼此性格和價值觀不合,經常吵架。分手後,內心的傷害尚未復元,卻赫然發現前男友跟同班好友拍拖,大感憤怒和震驚。有兩位同學以禱告陪伴良久,讓我在禱告中釋出許多淚水。適逢那位有音樂天分的同學分享名叫〈家〉的新曲:「家全憑它不怕風雨/就在這家 重新去建立安慰與寬恕……」歌詞震撼我心!我渴求無條件包容、接納和愛我的家,無論如何堅強熬過艱難,總希望有安息之處。此後,我真正明白人的能力相當渺小,難掌控世事。我是個不輕易放下的人,但不知何故,內心對前男友的憤怒漸消。 

  大學的暑假,我與好友參與交流團,認識了兩位基督徒朋友,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天父呼召我們轉向祂。好友回港後決定信主,我仍需空間反覆思量:「如果祂存在,祂似乎在我的生命事件中不斷顯露其存在……」我不斷省察過去,驀然回首,發覺若沒有以往經歷,就不能磨鍊出堅強和獨立的性格。我更相信上帝是存在的,因祂陶造我的品格,今讓我得釋放!於是,我禱告:「多年來,祢常提醒我祢就在身旁,如果祢真的要我回家,請找人帶我回來。」同年聖誕,同學邀請我參加教會的聖誕佈道會,我便決定信主。 

結果纍纍的心
  我原諒了家人,尤其奶奶自小對我的傷害。當我體會到天父多愛我,我重新發現家人願意愛我,只是不懂表達。 

  我原諒了前男友和好友對我的傷害,原以為不能復和的關係,靠著上帝,我和好友的關係竟比從前更親密。從前的我定必懷恨在心,想不到釋放的感覺是如此舒適坦然。惟有祂改變我心,才可改寫無可挽回的局面!延伸下去,天父教曉我寬恕別人、寬恕自己、彼此釋放的道理。 

  我亦明白了當初走上社工之路的原因。大學時期,我以義工身分首次戰戰兢兢地接觸夜青,一心想了解平日不會接觸的群體。上帝給我的經歷、安慰和釋放,原是有用處的,正如哥林多後書一章4節說:「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從事深宵外展服務的八年裡,有幸參與不同青少年的成長歷程,見證生命更新變化的寶貴時刻!使女在此,但願緊貼耶穌作牧羊人的慈悲心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