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9月號.總677期.第57卷    Bookmark and 

Share   
 
真實故事
醉生夢死浪子心 慈繩愛索天父喚

  

  1992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面對事業的衝擊,感情的失落,剎那間人生失去目標,目光總是迷糊不清,找不到焦點,沒精打采的生活總在身邊,揮之不去。 

天父首呼喚
  某傍晚淋浴時,後面傳來一把聲音:「交給我吧!把一切交給我吧!」聲音是那麼溫柔,無法抗拒!正想問誰在跟我說話時,電話響起:從前的老師邀請我到教會崇拜,這是上帝第一次邀請我到祂的教會,「言猶在耳」,教我怎拒絕呢? 

  就這樣我過了數月教會生活,但當人生危機漸露曙光時,我決定要立刻展開自己的事業和愛情大計。「教會生活對我沒有任何幫助之餘,還奪去我休息及玩樂的時間,不去也罷!」這是我第一次離開上帝,不覺後悔和不捨,因當時還沒真正認識祂如何愛我…… 

  年少氣盛,加上驕傲自負,從不求人的性格,使我離開上帝,一走十五年。 

糜爛夜生活
  這十五年當中,我結了婚,生了兒子,且當上印刷公司老闆,事業為重。每天都在金錢世界打滾,眼中只有它,因它代表自己的成就。為這緣故,我只懂問自己「昨天」為甚麼犯錯而少賺了,之後急急盤算「明天」怎樣從客人口袋中把錢搶回來,世界彷彿只有「昨天」和「明天」,我「今天」為何而活,為了甚麼? 

  終於,我找到了自己的「今天」,就是每晚的夜生活;為了一大堆慾望,埋頭於酒、色、財、氣,讓妻兒與家庭都埋葬在夜幕的咆哮和刺激當中。日復日,年復年,醉醺醺的回家;屋子是空空的,正確地說,只是一間空屋而算不上一個家。 

  每日如是:上午內疚,晚上就是野獸。不人不鬼的生活繼續與我共舞。曾經努力建立的家,給不能自拔的生活侵蝕,我每晚在罪海中漂流。不知多少個晚上,不知多少次失望,不知多少次傷害,讓我太太滿心傷痕,她也不知多少次死心落淚。結婚以來,她嚐過多少幸福?婚姻又是甚麼?不應開心快活嗎?為甚麼每次望著太太時,總是莫名的怨恨,莫名的內疚,再加無數痛苦,我們之間恍如陌路,毫無溝通。兒子的童年是沒有爸爸,像「喪父」般,因我一直往外流浪,日夜顛倒,逃避家庭責任。 

  為甚麼一切努力,換來的都是負面結果?還要活下去嗎?止痛,繼續沉醉,至少有片刻快樂,十五秒也好。回頭?連從何做起也不知,教人怎回頭?世界,太艱難了。 

天父再呼喚
  2007年兒子要參加教會的主日學,就這樣每星期日帶他到教會,算是盡點爸爸的責任,讓良心好過點。就這樣離開天父十五年後,我再次踏足上帝的家,但對這個家仍帶抗拒和鄙視:這只是一群軟弱而天天「稟」神的人聚集一起的避難所。 

  一晚跟一班教會弟兄姊妹吃飯,邊吃邊談論聖經,我依舊杯不離酒,酒不離手,不知不覺醉酒了。獨自離群,不知身在何處,弟兄給我電話,問我在哪?我看看背後,有一個足有兩層樓高的巨形燈箱,中間有個白色發光的十字架,很奇怪的一個燈箱,下面寫著「基督生命熱線」,我就這樣形容給弟兄聽,不久他們便找到我,送我回家。 

  翌日主日崇拜,我感到非常羞愧,一直自認好酒量的我,昨晚竟然醉酒,還吐得弟兄一車臭氣沖天,可是弟兄並沒提起,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若不是那條熱線,我們也找不著你呢。」那晚的人和事,我大部分已忘記,剩下來的就只有那大大的十字架,至今還是清晰得像放在眼前。我知道,這是天父再一次呼喚,呼喚一個自以為是,卻不能自已,在罪中醉得快死,連手腳都不能協調,腦袋只在旋轉,卻不願承認自己無能的人。我知道,天父不單赦免了我的罪,還無條件接受了我。 

  上半生苦苦追求的人生目標,找錯答案。下半生渴望得到的人生意義,未積極尋找,就已得到了,因天父一直都沒有放棄我。 

全家得救恩
  由那天起,我禱告祈求天父修補我家的破口,並且使用我,讓我能更明白祂,更了解祂。 

  今天,天父不單應允了我祈求,給我的還多過我所想所求。我們一家已相信耶穌,全家也獻給主,求天父悅納。因我們知道,走上主的道是生命裡唯一的道路,別無選擇。我和家人關係大為改善,彼此饒恕。我以前是浪子,無「家」可歸,但今天我有兩個溫暖的家:我妻兒三口之家和上帝的家。 

  「感謝主,一直不離不棄。感謝主,袮的十字架,讓我們一家在迷惘公路上看見一道回頭路。感謝主,因為祢說過:『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二17)現在祢帶我來到教會,讓我意識到我不再另類,讓我知道我不單是個罪人,還是罪人中的罪魁,我也聽到祢要把我從黑夜抽出來,祢要把我重新在這世上定位——『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加福音二十二32)」 

浪子心聲
  或許你會覺得生命毫無意義,生活艱難,但上帝可以改變一切,甚至把過去黑暗的日子變為寶貴,富價值和意義,從而見證祂的慈愛! 

(思懷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