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號.第26卷.第5期.總第155期    Bookmark and 

Share   
 
中南美洲華人福音的呼聲

 

  印第安民族是中南美洲原居民,自哥倫布於1492年發現美洲新大陸後,歐洲多國竭力擴張版圖,中南美洲迅速進入殖民統治時代——由英國、西班牙、葡萄牙統治,其中以西班牙為首。經過三至四百年殖民時期,中南美洲多國於十八世紀相繼獨立,因此中南美洲國家現時主要使用西班牙語,其次是葡語(巴西),而操英語的國家相對較少。 

在中美洲七國和南美洲十二國當中,較為人熟悉的是厄瓜多爾的香蕉、哥倫比亞的咖啡、巴西的足球、秘魯的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智利的紅酒和獲得多屆環球小姐冠軍的委內瑞拉。 

得人如得魚——華人移民
  差傳使命來自神,運用不同策略得以履行和完成這使命則關乎信徒。釣魚可到魚塘裡釣,因為魚多;也可在大海中,隨著魚群的遷移路線去釣。然而,沒有一種方法特別有效,也不一定每次都有收穫,但有一點可肯定:不參與釣魚的人,一定釣不到魚。 

  據泛美華福2013年的統計,已有近一百七十萬華人從中國這「魚塘」遷移到中南美洲。隨著中國經濟發展,中國政府協助中南美多國進行基礎建設發展和開拓金融經濟,加上中南美多國政府對中國的投資移民政策較寬鬆,吸引了大量中國人前往,現時當地華人移民近二百萬。 

  有些人認為南美洲的福音事工已相當成熟,教會亦有能力差派宣教士到外地宣教,為何還要別的地方差派宣教士前往?雖然使用西班牙語和葡語的教會發展得相當成熟,但華人事工卻不一樣。據統計,在這片有近二百萬華人的大陸,只有百多間華人教會,超過一半都集中在巴西、阿根廷和巴拿馬,聚會人數合共不足一萬。當地華人是龐大的未得之民,是幅員廣大、有待收割的莊稼。 

離鄉別井的挑戰
  中南美洲的華人移民來自中國的五湖四海,有操華語的,也有操粵語的,情況則很相似——離鄉別井漂泊異地,只求較好的生活質素,讓下一代有更佳前途。但他們萬萬沒想到,代價卻是:一星期七天長時間工作,及受嫖、賭、毒捆綁;當地政治不穩、治安敗壞對生命、財產帶來的威脅,以及把年幼兒女送回中國大陸撫育導致的骨肉分離。在眾多惡劣環境中,神卻為他們預備了機會,在自由地土得聞福音。 

  華人新移民為尋找更佳生活而離鄉別井,自然最關心做生意賺錢。因他們未能掌握當地語言,影響溝通,學習當地語言及融入主流社會便成為他們對下一代的期望。參加教會活動、尋求生命意義、認識神的愛和救恩,對追求金錢至上的華人來說毫無吸引力,甚至浪費時間。因此,日常枯燥無味的工作,便成為生活的全部。 

中南美洲華人福音工作
  然而,憐愛世人的父神差派祂的兒女關心這群困苦的華人,有訪宣隊不定期前往中南美洲關心當地華人,參與的服侍主要包括:福音外展工作和協助當地教會栽培信徒。因為言語不通,當地華人有病時甚少看醫生,因此醫療宣教非常受歡迎,藉此接觸平日不來教會的群體,透過愛心的具體服侍領人到教會認識主。 

  夜深時分舉行的餐館福音團契(下簡稱餐福團契)也是福音外展工作重要的一環。因為多數華人新移民從事餐飲業,在餐館營業時間不便探訪,只能短暫交談,故邀請他們參與餐福團契最合宜。訪宣隊可預備活潑生動的特別活動吸引新朋友,最要緊的是讓受邀者感受愛與關懷。除了關心未信者外,餐福團契對信徒的栽培成長也極重要。由於餐福團契聚會點附近沒有教會,團友靈命參差,加上工作時間極長,要領他們到教會接受有系統的學習極為困難,所以要有長期宣教士住在他們當中,作個別的成長訓練,並帶領有心的弟兄姊妹前往作福音探訪及栽培跟進。 

年輕一代
  除了上文提及移民數十年的老華僑和剛到埗的新移民外,現時中南美洲華人群體包括在當地出生、只懂西班牙語的第二代華裔青年,以及十多歲就跟隨父母移民的年輕一代(亦稱「第1.5代」移民)——帶有濃厚中國文化,雖然可用西班牙語溝通,但說心底話時,還是用華語較暢快;他們單純、好學,若父母經濟許可,這一代人與主流社會接觸較多,不用再從事單一的飲食業,也可經營其他生意。相對餐館生涯,他們生活較自由,接觸福音機會及參與教會事奉的空間較多,是一塊具發展潛質的福音土壤。求神興起及差派祂的工人前往中南美洲,引導和培育這群年輕人成為基督的精兵,成為教會未來的重要支柱! 

  耶穌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太九37)中南美洲正呈現眾多莊稼待收割的景象,卻苦無工人。我們享用神賜下的豐厚恩典時,亦要不忘遠方「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參太九36)的中南美洲華人。願神改變我們,使我們從認知層面提升至看見的層面,從而衍生回應的行動。 

(作者為美國中信海外差傳部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