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號.第26卷.第5期.總第155期    Bookmark and 

Share   
 
我是這樣走過南美洲宣教路!

  

  神賜我宣教心是始於神學院的學習。神學訓練開啟了我對神、對聖經豐富的理解。對我而言,更重要的是,我發現原來自己一直不知道神對宣教的看法。藉宣教神學、宣教討論、與師長的交流,繼而海外宣教實習,終確認神賜我一顆宣教心及宣教的呼召。 

接受裝備待命
  神學畢業後,我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迅速被差派到前線工場,而是被擺放在一所著重宣教的教會學習牧養。誰也沒有想到,神藉賜我牧養的學習、行政的管理和人際關係的處理,繼續鍛鍊我的宣教生命,為要裝備自己,好使將來我到祂所差派的實戰宣教工場時能有效運用出來。有說久待在原居地牧會,宣教異象很容易會隨之失落。然而,感恩神讓我藉牧職的機會,參與不同宣教事工及體驗,更鞏固我的宣教託付,異象並沒有隨歲月流逝被遺忘。 

  多年牧職期間,一直沒有看見神將來要差派我到哪一個工場,直至聽到一位宣教士分享位於中美洲哥斯達黎加的狀況時,促成我前往當地訪宣。訪宣期間所接觸的福音對象,勾起我海外宣教實習時相似的回憶,不論是他們內心或靈性上的需要,實在太雷同了,當下宣教的感動油然而生。當然,這些感動還需客觀的印證。所以我選擇繼續祈禱;與教會領袖、肢體們及家人分享;並求神開路。終在兩年後,我正式踏上宣教之路,先往哥斯達黎加學習西班牙語一年;後再往南美洲厄瓜多爾第一大城市瓜亞基爾開荒植堂。 

面對文化衝擊
  生活在厄國,我須徹頭徹尾活在富有拉丁美洲風情的異文化中。面對文化衝擊,我深知需要時間適應及擁有良好的心理質素。要懂得開放己心,欣賞當地文化的美好,接納自己原有文化的不足,將兩者文化互相補足。實在我對本地人確又愛又恨:愛他們的禮貌,特別尊重女生及孩童,在公車上時常有男生給我讓座;愛他們的熱心及人情味,若在路上迷路或碰上問題,同時間總會遇上好幾個人主動幫忙。可恨的是他們欠缺責任感、人生管理差;過分強調享樂主義,主張享樂高於責任感,常信口開河般作出承諾,卻無法兌現。這些態度都反映在他們的人際關係、工作及政府部門運作中。若有哪一次需往政府部門辦理手續而只用去兩趟便能完成的話,便像是經歷額外的恩典而感恩。 

  面對上述的文化衝擊,在我而言不是最困難的,畢竟出工場前跨文化的裝備,已讓我有足夠心理準備。然而在工場上,總有需要學習和面對新文化的挑戰,特別是面對來自中國內地的福音對象。縱然大家都是中國人,惟因文化差異,我們還須調整牧養模式。在厄國的華人,大部分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為著賺取更多金錢而勇敢往外闖。他們花很長時間工作,長年不休,對於下一代的教育及培育一般不太重視。主動往教會認識真神,對他們來說彷彿是不可能的事。 

細思福音策略
  不管文化水平高低,人心靈的需要都是一樣的,極需要神和聖經來引導他們的人生路。當地華人同樣會遇到人際關係、婚姻和家庭等問題,需要幫助他們化解這些危機。奇妙地神也揀選這群清心的困苦人,因著他們的單純和渴慕的心,他們比更多人願意放下自我和尋找神。 

  而在傳福音的策略上,我們不能一成不變地套用香港、台灣及北美的模式。相反我們要主動作逐家探訪,接觸他們並建立關係,然後從他們的需要作切入點,引領他們到神面前。比如在餐館舉辦福音聚餐,要招聚一群餐飲業背景的華人參與,須先跟他們建立關係,跟著才能逐一邀請。至於牧養的方法,由於他們文化水平不高,過於學術性的講論並不合適,重點是將真理深入淺出,具體的解說及指出如何實踐並應用在生活中。多次重複的教導非常重要,不然他們會很快忘記或未能消化。 

禾場亟需工人
  近年厄國的華人愈來愈多,因政府給與中國人免簽證入境待遇,很多同胞已來到這裡。現時的華人社區愈來愈複雜,國內輕看婚姻及隔代教養孩童的風氣,也造成這裡的華人婚姻及親子教養出現問題。他們需要神,需要用神的方法,處理他們各種生命的問題。只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福音禾場,卻苦無作工的人。 

  在厄國的宣教生涯充滿甜、酸、苦、辣,也實在需要付上一定的代價。然而,回首多年的宣教路,我所得的比所失的更多:異國語言的學習、文化視野的擴闊、信仰生命的操練、經歷神奇特的作為等。藉著投身宣教,神豐富我的人生,也讓我前所未有的經歷神。曾聽過一位資深宣教士說:「作宣教士實在很快樂的,因為我們每天都在沒能預計的情況下經歷神的真實及奇妙。」對!面對中南美洲廣大華人群體的需要,你願意回應神對你宣教的呼召嗎? 

(作者為香港中信駐厄瓜多爾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