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號.第26卷.第6期.總第156期    Bookmark and 

Share   
 
滌蕩心靈

 

蔣慧瑜:《為自己出征》
 

情緒低谷遇好書
  遇上《為自己出征》1的時候,正正是我在職場失意時。我當了社工約十年,與機構在價值觀上漸漸產生很大的分歧,但那時我是舊制社工,不想因轉職到另一間機構而成為新制社工,一切薪酬福利便會被壓到最低,月薪會減半。結果我在不甘心辭職的情況下,經歷了約一年身心枯竭(burnout)。那一年,每天早上我還可以假扮正常去應付工作,下班後卻經常情緒低落,瀕臨抑鬱邊緣。最後,為了身心靈健康,我終於辭職。 

  辭職後,我休息了多月,心中漸漸浮現很多負面情緒。自畢業後已不停工作了十一年,原來我很害怕要停下來。很感恩當時讀了這本書,讓我與書中主角一同反省人生。 

  這確是一本發人深省的書,故事主角是一位武士,隨時隨地準備拯救受難的公主。多年來,武士拚命要成為天下第一,不斷出外征戰、屠龍及救公主。為了隨時出動,武士即使在家吃飯及睡覺,也不願意脫掉那套盔甲。漸漸地,武士的家人和朋友也忘記了他不穿盔甲的樣子,而年幼的兒子也只能從武士的陳舊照片中猜想爸爸的樣子! 

沉重盔甲脫不下?
  有一天,武士發覺再也脫不了身上的盔甲,而太太又氣得打算離開這位一世也披著盔甲的怪人,他只好獨自踏上征途,尋找智慧的大法師協助,並根據其指示,踏上真理之道,闖過沉默之堡、知識之堡及志勇之堡,並登上真理之巔。當我閱讀這本書,就像看到自己,在繁忙的生活及工作中,為了保護自己,也穿上了沉重的盔甲,到了需要停下來面對自己,才發現與武士同一命運,再也脫不下那套盔甲! 

  書中有很多片段讓我重新反省自己,例如大法師與武士的以下對話: 

  大法師:「你因害怕才穿上這盔甲!」 

  武士:「不對,我穿盔甲是保護自己,因為我要出去打仗。」 

  大法師:「誰說你一定要去打仗呢?」 

  武士:「我要證明,我是個心地好、善良又充滿愛心的武士。」 

  大法師:「如果你真是心地好、善良又充滿愛心,為甚麼你還需要去證明呢?」 

  對啊,如果我真是心地好、善良又充滿愛心,為甚麼還需要證明呢?當年我離開舊機構,很介意舊同事或他人會怎樣看我離職一事,他們會認為我有問題嗎?以上這段對話,解開我的心結,也令我知道不需急於找另一份工作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後來,武士又反省:他需要妻子的愛,是因他不愛自己。他實在需要被他從惡魔中救出來的所有公主的愛,以及他上戰場保衛的眾人的愛,原來也是因他不愛自己!武士終於明白,如果他不愛自己,也不能真正愛別人! 

最大的敵人:自己
  那一刻,­我正正失去社工的工作,失去充滿愛心的社工盔甲之後,開始反省:我有沒有一直好好愛自己,還是與武士一樣,不斷追逐受助者的愛?假如我不學習好好愛自己,無論我轉到哪裡工作,亦只會繼續筋疲力竭地證明自己的價值及囤積別人的愛。 

  其後,武士要闖過志勇之堡,要戰勝的不是巨龍,而是心中的疑慮和害怕!他要有勇氣戰勝這一切,才可以好好成長!最後,武士在真理之巔頓悟要放手,承認自己的無知,相信宇宙主宰,也認識到自己是「因」而非「果」。他不再為了自己的錯誤或苦難而責怪任何人和事,明白很多事情也是因自己的性格及態度造成,而自己亦有能力改變結果,也可以改變一直以為的「宿命」。結果武士終於改變,不再被動地接受,而是主動地改變,重整人生! 

重整自己再出發
  讀畢這書,我也開始誠實地面對自己的缺點,檢討態度,也學習在神面前謙卑,放手跟隨神的帶領。這本書陪伴我重整自己,也是協助我開展人生下半場的好資源之一,後來我參與一個助人籌劃人生下半場的計劃,再回到大學繼續進修心理學。現在,我已轉型為心理學訓練導師及作家。最奇妙的是,我的著作也陪伴不少人度過失業、失戀、喪親或情緒低落等人生低谷,原來神有祂預定的美意,讓萬事互相效力。 

  在人生逆境或失意時,閱讀是洗滌心靈的好方法,讀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步伐,讓心靈與作者慢慢對話。每當發現一些新角度,讀者又可以停下來反省自己、安慰自己,甚至重新得力,這本書還有很多令人頓悟的片段,希望你也可以慢慢細閱,從中得到更多啟迪! 

(作者為香港作家及心理學訓練導師,著有《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十句話,一輩子受用》、《給自己一個Like》等,亦曾為多份報刊撰寫心理學專欄。) 

註釋:
1. Robert Fisher著。王石珍譯。《為自己出征》。台北:方智出版社,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