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號.第27卷.第3期.總第159期    Bookmark and 

Share   
 
又愛又恨

 

  人是很複雜的。每個人都很獨特,而每個人都同時擁有超過一個「我」在裡面。當然,我也不例外。我很清楚裡面的另一個「我」是怎樣的一回事。這個「我」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在一般情況下這個「我」不會出現;然而每當遇到突發情況,刺激到裡面的「我」時,這個「我」就會以猶如「變形俠醫」(綠巨人)的狀態出現,挺嚇人的!而最常出狀況的時候,是在駕車時。 

潛藏的另一個我
  一直以來,每當我駕車,雙手握著方向盤時,便發現自己變了另一個人。方向盤好像有一股魔力,能誘發我裡頭的另一個「我」走出來。這個「我」易衝動、較執著、沒耐性、愛爭競、不服輸、耍手段。雖然常常提醒自己,要用謙柔的態度駕車;但有時候就是控制不了。尤其來到南韓服侍,這兒的駕車文化實在讓我受到不少刺激。 

  別以為在先進或已發展國家,人的質素一定會相對較高;來這邊旅行數天當然不易發覺,然而定居以後,異文化便會向你直衝過來,教你有點招架不住。簡單來說,在這裡駕車,滿是地雷陣:小路出大路常不讓車、違泊情況嚴重以致視線受阻、大型車欺負小型車、高檔車欺負低檔車……很多時對方沒有亮起方向燈,便在你前面「非常危險地」超車。每當遇到這令人憤怒的情況,我便特別愛遵守舊約聖經的教導: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心裡盤算如何在你前面超車,然後剎停,下車跟你理論;並且用廣東話發洩心頭之恨(因為他聽不懂喔!)最後期待對方滿面羞愧,我便心裡舒暢,上車揚長而去! 

  當然,我從來沒有這樣做,因為我的車子性能沒對方的好,往往只能望著對方絕塵而去;況且南韓有一道「防止報復駕駛」的交通法例,若我真的按想法去做,對方可以反告我危險駕駛!因此,「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能在幻想裡存在;而且即使我真的報復了,也不能解決我內心人性的仇恨和怨懟:仇已報,但愛難存。 

愛恨交織
  宣教士也會有軟弱的時刻,常告訴自己要愛人如己,否則怎樣做基督的僕人?但遇上突發情況時,內心另一個黑暗的我便走出來。愛一個罪人,是一生學習的功課;如何愛他的人、恨他的罪,是耶穌基督留給我們終身學習「愛的秘笈」。愛恨交織,又愛又恨,是信仰的高峰。在十字架上,我看到了愛恨交織的場景:耶穌基督太愛世人,以致甘願犧牲自己;祂亦太恨罪惡,以致擔當了世人的罪孽。 

  宣教士需要「又愛又恨」:愛別人、恨他的罪;同時又要愛自己、恨自己的惡。 

(作者是香港中信駐南韓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