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人種來源與科學大騙局

世俗學說 

生物進化的觀念,古希臘人已有。自理性時代(Age of Reason)科學主義抬頭,歐洲在十八世紀末及十九世紀初再起許多辯論。到了一八五九年,達爾文出版《物種起源》後,西方世俗(非教徒)學者幾乎一致隨從達氏的進化學說,認為每種生物皆由其前的祖先生物修改(modification)而來。達氏於一八七一年再出版《人種起源》(Descent of Man),從進化論推測「……人是從有毛、有尾的四足動物進化來的,原初可能在東半毬地區樹上棲息。」1 

上帝啟示 

進化論的推測,與聖經的啟示正面沖突,互不相容。聖經上記載:「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況,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創世記一26,二7、18、22)這是聖經對人種來源的簡單記述,是曆代基督徒接受為上帝的啟示,也是二千年來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基石。上帝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承認聖經是上帝啟示的話。 

發現缺環 

達爾文的信徒中,有解剖學、地質學、古生物學等專家。他們認為由猿進化為人的過程中,必有中間半猿半人,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過渡動物骸骨埋在地層中等待發掘。因此他們對於尋找想像中的「缺環」大感興趣,利用他們優越的社會地位與資源,在世界多處的地層中搜索。但經過數十年的尋找,都找不到可供作證據的遺骨。前在德國尼安德谷(Neander Valley)掘出的頭顱骨及肢骨,被認為另屬一種稱為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 Man),但在場著名生物考古家俞超(Rudolf Virchow)卻說那是現代人因患風濕症及佝僂病而變形的骨頭。後來在法國找到所謂克洛馬儂人(Cro-Magnon Man)也只是現代人并非不同種的祖先。到了一九一二年,一位英國律師,也是地質學會資深會員道森氏(Charles Dawson),在倫敦南部,離他家不遠的辟爾當(Piltdown)碎石采取場中,說已找到了一個像人的頭蓋骨,及一像猿的下顎骨,但其上仍存有二個平頂似人所有的臼齒(猿猴的臼齒有突出的頂部)。他將頭蓋骨與下顎骨一起送交倫敦英國博物院地質部監護人吳氏(Arthur Smith Woodward)監定。吳氏接到標本詳細觀察後,正是他與其他人種專家所預期的進化祖先式樣2,因此認為由猿進化為人的「缺環」已經發現,極為興奮。再去該采石場視察,又繼續搜索;并先後召集許多熱衷進化論的知名專家們一同研究監定。這些專家中有克氏(Arthur Keith),為著名解剖學與人種學權威;麥氏(George G. MacCurdy)為耶魯大學人種學專家;歐氏(Henry Fairchild Osloorn)為紐約自然曆史博物院院長;史氏(G.  Elliot Smith)乃著名解剖學專家等人,都一致同意標本確為人類不同種的祖先,取名Eaonthropus dawsoni(即道森發現的黎明人)。令道森之名永垂青史,以紀念他發現這人種祖先標本的功勞。多數的科學家認為它是「第一個『真正』的進化缺環」3。一九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在大英博物館地質學社中宣布這重大發現,世界各國報紙以頭條新聞刊載,并成為大眾街頭巷尾的談話資料。例如次日(十二月十九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大字標題︰「舊石器時代的頭顱骨確為缺環」(Paleolithic Skull Is a Missing Link),三日後又有標題說:「達爾文學說已證為確實!」(Darwin Theory Is Proved True!)4十日後的倫敦新聞(London News)說︰「……這已發現的遺骨毫無疑問地,不 只是化石人,而是個給我們與自己遠祖猿猴相連的一環……。」5 

先進科學 

道森霎時成為世界聞名的顯赫人物,可與發現美洲新大陸的哥倫布相媲美。英國科學界則尤為興奮,驚喜若狂,因為「第一個英國人」(First Englishman)已在本土發現,終於証明英國人不是外來的移民,英國化石人種學(Paleoanthropology)也可與德法等國家並駕齊驅。因這標本「估計有五十萬年的年齡,可能代表人類在世界上最早出現的祖先」6,並認為是全世界一切已找到的化石中最重要的發現。這珍貴的標本被視為價值連城的國寶,在博物館的保管箱中收藏,除少數的專家外,一般民眾無法接近。在發現地辟爾當(Piltdown)則立碑紀念,作為觀光勝地。吳氏因在科學上的成就,貢獻重大,於一九二四年受英王封為爵士。世界各國的教科書一致採用這標本作為人類由動物進化的證據;並成為數百學術論文的題目。凡不知這證據的人都被認為是落伍無知,是未曾受教育的愚民。若自命為知識份子以科學知識自豪,必需有這知識。如要入學考試及格,必須熟記它的學名、發現者、發現日期、地點等,否則名落孫山,只能自嘆識淺。在考卷上若問︰人由動物進化有無證據?必須答有。什麼證據,答辟爾當人。這樣一年復一年,過了四十年多之久! 

騙局暴露 

一九五三年英國牛津大學講師韋納氏(J. S. Weiner)等科學家以最新氟含量精密測定法(化石埋在地中,時間長則吸收氟量較多,時間短則吸收氟量較少)試驗,該辟爾當標本的頭蓋骨所含的氟量較下顎骨中的氟量竟多達三倍以上,7因此證明二者不屬同一生物個體,且非同種。又與其他原地發掘的動物遺骨氟含量比較,也相距甚遠,又證明標本並非根據報告的辟爾當原地所有,來自別處。此後,經多人詳細調查後,再發現它的頭蓋骨為現代人所有,下顎骨屬猩猩之類,曾銼平臼齒頂端成為人齒狀,又用鉻鹽染成化石色。人的頭蓋骨與猴的下顎骨關節本來無法相連,但兩者的關節處已被人工除掉。8因此,科學家們作一肯定的結論,即這標本是個蓄意偽造的贗品,根本不屬同一生物個體。(一九五九年再以碳十四測驗,年齡僅六百年左右。9)兩個頭蓋骨及牙齒、手斧等四十餘件,都非三處原地所有。於是四十年多後,紐約時報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廿二日再有下列標題︰ 

Piltdown Man Is Exposed辟爾當人已被暴光
JawAnApe's猴的下顎骨
Skull Fairly Recent近代人腦殼10 

有人稱此為「世紀科學大欺詐」(Science fraud of the Century),或有說︰「科學歷史上最聳人聽聞及影響最深遠的騙局」(Most Sensational and in fluential hoax in the history of science)。人種學家信譽掃地,有人說因這標本他們已降為猴子了。在這騙局中,騙人的與被騙的都是從事科學工作資深的學者、聰明人。雖然現在大多數人都指道森為偽造者,但其他參與工作的人也都成疑犯,如上述吳氏、史氏或以後去北平尋找「北京人」的神職人員法國人查定(Teilhard de Chadin)等,但科學家雖然自己受騙,一旦宣布發現人種祖先,全世界除少數篤信聖經的人外,都是受騙的犧牲者,尤其是以專家為馬首是瞻的知識份子。在這四十多年中,許多人蓋棺入土時,還不察覺已被引入歧途,誤信謊言。且以偽造的「辟爾當人」作為進化論的證據;將進化論建立為以無神論掛帥的「科學」基礎。所以對人類精神毒害之大無法估計。 

道破玄虛 

人種學家因為急於無法找到真正的先祖,所以有被人偽造欺騙的餘地。遠在一八六○年,法國人潘氏(Boucher de Perthes)考古發掘時,便有僱用的工人將牙齒、頭顱骨、手斧等埋在地中冒充是其僱主所要尋索的化石遺物。在它們被「發現」時,工人既可領到酬金,僱主自己有所發現,也可笑顏逐開。一八六六年在美國加州Calvera County的一個金礦中一百卅呎深處,找到一個人的化石頭顱骨,專家們認為是數百萬年前的人類祖先,但後來被哈氏(Ales Hrdlicka)暴露為暴露為一騙局。一九二二年在美國Nebraska州找到一個異樣的臼齒,專家們認為是屬於人類祖先所有,並將這祖先取名Hespero Pithecus,五年後才知道乃是野豬的臼齒。化石人種學因內容空虛,而成為欺騙偽造者的溫床。 

生物哲學 

化石人種學基於達爾文的進化論。進化論也稱為生物哲學(Biophilosophy),因無法在科學中求證,故歸入不能斬釘截鐵求證的哲學範圍。事實上,因進化論與根據實驗的遺傳學中事實衝突,已被否定。遺傳學顯示生物物種不因時間變為另種。人既不是由進化產生,人與猿之間並無血緣關係,根本沒有中間型物種存在。今天的化石人種學是門玄虛無實的學科,空中樓閣,捕風捉影徒勞無功的工作。化石人種學研究的對象只是支離破碎遺骨的碎片,不是全身完整的骨骼,更不能作行為上的觀察,所以基本上無法作實事求是的科學研究。這科的專家們因有先入為主的進化偏見,易於曲解客觀事實。11在整理所得資料時,又經常修改或作取捨,令之符合進化的幻想,12自欺欺人,可謂悲矣。 

其實若人確由猿猴進化,必有先後之別,人種學家應可在今日的活人中尋得證據。但事實上並無此現象,因為人只屬一種。我們的祖先是亞當與夏娃,是照上帝的形像造的。 

結論 

我們若接受上帝的啟示,便有從天上來的智慧,明白真理。我們若接受人與上帝相背的言論,不論出於哪些聰明人的口,也會受騙變成犧牲品。聖經說︰「那些所謂智者、學者、哲人究竟在那?神把他們的『智慧』都當作愚昧不堪的東西。」「你們應該知道,在神的眼中,這世界上的『智慧』都是愚不可及的。正如《舊約聖經》所寫的︰『神使聰明人作繭自縛。』又說『主洞悉聰明人的思想全屬虛空。』」(哥林多前書一20,三19至20,新譯本)讓我們明白人的局限,自認愚昧與幼稚,倚賴上帝的大智與真光,行走人生道路,必有幸福的結局。

  
  1. Charles Darwin: The Origin of Species and the Descent of Man "The Modern Library" p.911  
  2. Physical Anthropology, Annual Edition 95/96, p.138   
  3. John E. Walsh: Unraveling Piltdown, p.4   
  4. Charles Bliderman: The Piltdown Inquest, p.21   
  5. Frank Spencer: PILTDOWN, A Scientific Forgery, 封底   
  6. 見註二,p.138   
  7. 見上,p.141  
  8. 同上  
  9. 見註三,p.79  
  10. 見註四,p.78  
  11. C. R. DeCorse: The Record of the Past, P.104   
  12. BTT Science Books: Forbidden Archeology, p.525
  聯絡我們  
 
 
R_Bnnr_fbPage.jpg
R_Bnnr_apps.jpg
R_Bnnr_blog.jpg
靈修靜思
行在愛中
宣教士天地
中信工場
佈道資源
Image Fil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