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7月號.總第615期.第52卷.第7期    Bookmark and 

Share   
 
迎向豐盛的生命

  父母親說我本是個活潑的女孩,常隨著音樂起舞;可三歲那年,有一天高溫不退,後來雙腳不能行走,才發覺患了小兒麻痺症。

  父母親帶我到處去尋訪名醫,吃盡苦頭。還記得在一個雨天中,媽媽騎腳踏車載我去就醫,一不小心摔倒在田埂裡。母女二人就在無情的大雨中相擁著哭泣。

  後來我開始拿一把木凳,學習小步小步地移動。看見同學們跑跳自如,我心裡不勝羨慕。反觀自己,只能由媽媽揹著,內心羞愧不堪,很想躲開人們的目光。直到小學四年級我才擁有拐杖和肢架,終於可以自己走路了,但也受盡白眼,被嘲笑說是「跛腳的」。我腿側的皮膚經常被肢架磨破了皮,往往還沒來得及結疤又被磨破。有一次,我被熱水燙到膝蓋,班導師不但沒安慰我,反罵我自不量力,做殘障者不該做的提熱水壺動作;然而,這些困難都難不倒我,唯獨雙腿不能合併直立,以及走路一跛一跛,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我無法參加戶外活動,便寄情文學、書法、繪畫、手工藝等靜態活動。夜間高職畢業後,一位基督徒同事鼓勵我投考美術系,我開始自習,半工半讀,終於如願考上藝術學院。我比人加倍努力學習,可同學們卻個個是英雄豪傑,從小受藝術栽培和訓練,我卻只是個自修學習半路出家學藝術的學生。我的心被自卑感籠罩著。一個人在外求學,心裡百般孤獨也不敢向家人提起,怕他們擔心。

  這不能改變的殘疾,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有時和異性來往,受他們稱讚;但因我是小兒麻痺症患者而不能談及未來,我的心再次被刺痛。我不是已經克服殘障問題,有了學業和工作嗎?為何還不能像一般人那樣被肯定呢?我不禁問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在?真正的愛到哪裡尋?後來讀到聖經創世記,才逐漸明白,人是有罪的,會彼此傷害。

  上帝愛世人嗎?為甚麼有人說我患小兒麻痺是上一代造的孽?我覺得太不公平了。為甚麼我別無選擇要接受這樣的命運?後來讀聖經約翰福音第九章,看到耶穌的門徒也問這個問題。他們問:「老師,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答:「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的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這段經文突破了我困惑的瓶頸。我馬上禱告說:「上帝啊!如果真有祢,我求祢進入我心,引導我。」不久,我在學校裡遇到一位在書法和篆刻上幫助我很大的基督徒老師,他介紹我去教會。

  一個聖誕節前夕,一位日本傳道人問:「你是不是99隻羊以外,走迷失的那隻羊呢?天父等候你。當你繞遍了世界一圈,當你厭煩疲倦了,回家吧!朋友,耶穌愛你。」我對上帝說:「主啊!我曾為尋找真善美而投入藝術領域,現在才發覺,最美、最真、最善的,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獨一真神!」那一刻,聖靈感動我悔改認罪。一大堆自卑、尊嚴、驕傲、委屈、痛苦,在滾燙的淚水中融化消散!我歡樂地舉手決志接受耶穌基督作我一生的救主。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從此,我遠離自卑和無奈;倚靠耶穌基督做勇敢剛強的人。每逢想到上帝要把加倍的體面加給那有缺欠的,我的心就充滿感謝、讚美。上帝的意念的確與世人不同!

  這種被肯定、被接納的愛,引領我離開消極和黑暗,進入上帝光明的國度。從前我老擔心被人恥笑;現在我學會從上帝的角度看自己,不再自卑。我還知道在我這殘缺的瓦器裡,有主耶穌基督,是要顯出上帝莫大的能力。願榮耀歸給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