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五年1月號.總第633期.第54卷.第1期    Bookmark and 

Share   
 
進化論的缺環

  進化論是不是真理?是不是懷疑進化論就不科學?是不是只有基督徒才看到進化論有問題?

  三個答案都是:不!

  請看以下毫無基督教宗教色彩的科技書刊,以及權威科學家所講的話:

  不列顛博物館館長,英國化石的權威愛斯瑞基博士(Dr. Etheridge)說:「進化論者所講的,十之八九都是胡說,沒有觀察的根據,完全沒有事實支持。這個博物館充滿了他們完全虛假觀點的證明。在這偉大的博物館裡,沒有一件物種演變的證據。」

  美國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無脊椎動物古生物學館長Niles Eldredge博士說:「我承認已有多得可怕的資料被列進教科書裡,彷彿它們是真的一樣。例如樓下(美國博物館)有最著名的例子,是關於馬的進化,仍在展覽。那些材料是50年前的,但已被人當作事實列於一代又一代的教科書中。這是可悲的!特別是提出這些東西的人,自己可能也知道是出於猜測。可是當這些資料被列進教科書後,人們就視之為科學為真理,這就成為問題。」

  德國出生的科學哲學家Karl Popper博士,被諾貝爾獎得主Peter Medawar稱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科學哲學家,說:「我的結論是,達爾文主義不是一個可以試驗的科學理論,而是一種形而上學的研究項目……

  英國權威雜誌《自然》(Nature)指出:「如果我們認定進化論是事實,又以為進化論已經被最嚴格的科學方法所證實,那麼我們就必堅決反對這樣的推斷。(因為)到目前為止,進化論並沒有絕對的證據。若明天有更好的理論出現,進化論馬上會被摒棄。」

  美國《生活》(Life)雜誌為紀念達爾文逝世一百週年,發表了進化論研討專文--〈達爾文的進化論是否有錯?〉(Was Darwin Wrong About Evolution?),該文的大標題寫著:「一百年前的這一日,達爾文去世了……這理論雖然屢經許多學者不遺餘力地研究,仍然無法被證實。」作者又補充說:「達爾文主義傳了一又四分之一世紀後,正面臨重重困難。」

  達爾文相信進化過程是透過世世代代連續不斷,和點點滴滴微小的進化(minute improvement)產生新的物種(species)。但一百多年來,學者探討的結果正好和這理論背道而馳。

  達爾文自己也曾困惑地說:「無數的過渡形態(transitional forms)必定存在,但為何我們沒有找到它們?照理應有數不清的數目沉澱在地層裡。」

  若進化論是正確的,地層裡古生物化石的遺跡就應該提供最強而有力的證據。如果生命的演變真是由單細胞的阿米巴(變形蟲)變成魚類,再變成兩棲類、爬蟲類、鳥類、哺乳類、猿類,最後演變成人類,那麼一定能找到無數的化石作證。但過去兩百年化石的收集和研究,卻得出完全相反的證據。上面提到《生活》雜誌的專文指出:「在化石的記錄裡,突然出現一群群種類分明且完全長成(fully formed)的魚類。牠們神秘地出現,來源無法稽考,極其不符合達爾文所認定的進化程序。」「況且,這些化石記錄出現之前,有令人發狂、不合邏輯的化石間隙(maddening, illogical gaps)。」「這些間隙是不能忽略的,因為它們全部發生在所有主要進化轉變,和生理極大變化應發生的時期。」

  「到底魚是怎樣變成兩棲類的動物呢?我們應留意牠們身體上最主要的改變,是由鰭轉變成腳。在這過程中,應該有骨盆發展出來支持兩棲類的身體重量。根據達爾文的微變論,我們可期望找到大批由鰭發展出來的過渡形體,以及逐漸硬化的骨盆,但根本完全找不到這些聯結形體(connecting forms)。」「這些並非古生物學(Paleontology)與達爾文主義之間特別例外的衝突。最低限度,進化論原本的形態,竟然在第一關已遇到一些決定性的困難(crucial difficulties)。」

  哈佛大學著名古生物學教授 Stephen Jay Gould博士指出:「化石突變過渡的記錄不支持漸進的轉變。」

  研究化石40餘年的瑞典著名教授赫伯尼遜(Heribert-Nilsson)對此問題做了以下定論:「化石記錄現在已十分完整,過渡性系列(transitional series)化石的缺失不能再歸咎於化石的稀少。這是真正的缺失,是永遠也不能被填補的。」

  始祖鳥(Archaeopteryx)曾經轟動一時,被視為進化論過渡類型鐵證的標記,因為牠具有很多爬行動物的特徵,卻已有羽毛。後來發現,用於判定鳥類與爬行類過渡類型的特徵,如爪和牙齒,在現代鳥類中也存在,如非洲的Tauraco corythaix和南美洲的Opisthocomus hoazin。

  2011年7月28日科學網以「始祖鳥150年光環被摘下,鳥類始祖再度成謎」為題報導「鳥類始祖」進化論過渡類型最重要的鐵證,整整戴了150年的光環,終於被摘下了。英國護衛進化論的權威雜誌《自然》,刊登了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徐星等人的論文:「地球上第一隻鳥類終究不是鳥。」

  始祖鳥應屬於早期恐爪龍類,而不屬鳥類,牠不再被認為是最早的鳥類。《自然》雜誌承認:「這一發現將迫使科學家重新思考許多他們關於鳥類起源和演化的見解。」

  「鳥類始祖再度成謎」,換句話說,進化論150年來過渡類型最顯耀圖標性的鐵證,竟然被英國維護進化論的權威雜誌所否定!